锦瑟无弦

肥肥的很可爱啊

混合重度雷呵呵:

没想到……你们这么喜欢叶喵(头像和刻章,不商用的话,请随意用)

叶修猫的性格真的完全不可爱诶,相当的任性哦

梗我再继续画吧,先来个硬要挤小纸盒的肥叶~

吐金币的太阳花哈哈哈想起植物大战僵尸,坚果也是花的一种吗O__O"…

混合重度雷呵呵:

来了!吐花的对决!

………………

最后带张副玩下

暗恋不得的伤痛不是金钱能溺补的












但非常非常多的金钱就可能

(于是张副就成了动画版里穿三件套的顶级土豪)

居然可以吐食人花哈哈哈哈哈哈

混合重度雷呵呵:

负面情绪太多,得发泄下!

来毁梗!!——————吐花症!

那痛苦又无法明言的情绪~

老叶岂会吐那么不实用又没行动力的东西!



韩队表示,你暗恋还不如明说,这样会很伤人……

嘿嘿嘿,这样的abo也不错咩

混合重度雷呵呵:

前篇abo的继续

现代的话,A应该会被规定为有帮忙临时标记的义务,但会有超多麻烦要注意的地方,所以大家都很羡慕能有伴侣的A————这样就不会被抓壮丁

……………………

老魏当然是个落魄没人要的A

……………

明天会配给他O啦,猜下是谁~

可以的可以的

混合重度雷呵呵:

原本是只是想画个

老韩的人鱼公主脑洞

但打开却变成了个奇怪的设定

老韩是外形完全没进化的人鱼

面凶但是却心怀善意的帮助落水老叶

居然咬耳朵老司机反而对这种纯情(?)的操作没免疫力呀

混合重度雷呵呵:

万圣节应个景,又是私设超多的故事……

叶修性转注意!

狼人x吸血鬼的设定


没时间细化了……就草稿将就下

口嫌体正直的两人

Lupflight:

粘土实在太可爱,拉小手甜掉牙,脑个火影位面也出了粘土人的漫(细节设定不完全符合请无视),套用以前推上曾经流行过的梗,起标题大概就是《装,叫你们装》吧,哈哈哈。

森林木十一:

夏天,海边,和仙女棒🎇

(为什么不是烟花,因为上海不给放

约的一张明信片 cp20.5的无料

因为刚好遇见你

隐藏在日你妈批中的感动

沧铘音阙:

我寮记事。
作者有病,不用解释。
我家茨我家狗,ooc突破天际,东北大碴子味慎。

【1】
茨木童子是神乐寮里的顶梁柱。
可是所有人都知道,神乐最想要的式神一直都不是茨木童子。她攒了好几个月的白蛋红蛋黑蛋勾玉蓝票灰票,一朝想要攒够人品爆发抽出一只梦寐以求的大天狗,然后召唤阵发出一阵诡异的光。
神乐就这么眼睁睁看着一大只茨木童子啪叽一下掉在召唤阵里,挠挠头:“咋滴啊你就是我的master?诶?你咋一脸不高兴呢?”
神乐虎着个脸:“可憋逼叨了吧,小逼崽子谁喊你来这旮沓的,有个你我琢磨着我这辈子抽不来狗宝贝了你赔我啊?”
茨木就懵了,咋滴啊你不高兴我来啊,那我回去?可那时候还没神龛这玩意儿存在,他想回归骨灰都没处去。
然后他就看着神乐把剩下的票票都嚯嚯了。一茨非三年古人诚不欺我,别说金色的,连个紫的都没了。
神乐把一沓子灰扑扑的厕纸给地上一摔,老委屈了。
她一委屈就瞪茨木,越瞪越不顺眼:“你说说(二声)你来嘎哈啊,啊?寮里一个破势没有,更憋说暴击爆伤,要把你拉出去溜我得多掉一大把头发,我不要肝的啊?”
茨木抓抓头发:“没事啊我不挑,我好养得很,低投入高回报刷本PK样样能行你有我稳赚不亏,我刚看见仓库里的储备粮了我能吃不我瞅着饿……”
神乐赶苍蝇似得挥挥手:“吃去吃去,养胖了好牵去屠宰场。”
害能咋滴,抽都抽出来了目测短时间内大天狗不会鸟这个寮的召唤,那就先让他吃了吧。神乐拿个小本本记着账,一边记一边咬牙切齿,今个儿你给我吃进去的,改明儿都要让你一个一个打回来!
老嫌弃了。

【2】
茨木童子知道神乐有多想要一只大天狗。
瞅瞅寮仓库里头那一溜一溜金灿灿的针女吧!他搁里头翻灰扑扑的破势和心眼牌子,眼睛都要给闪瞎。
偏心啊!他仰天长啸,神乐这丫头片子就没想过万一抽到了别人该怎么办吗?他这么大一个茨木难不成戴针女出去啊,都没脸回罗生门了好吗!
这个想法在他跟着神乐在野队里碰见一只毒瘤针女茨木的时候出现了裂缝。一大一小目瞪口呆看着那个针女茨木一巴掌拍出一金一白俩伤害直接捏爆了大蛇,宛如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神乐就扭头盯着自家浑身上下一看就拼凑的没暴击心眼白字茨木,陷入沉思。
茨木给看的满头白毛汗:“我跟你说绝对不行我丢不起这人!”
神乐嘀咕:“能比你现在一巴掌白字不上万更丢人?”
茨木给噎的没话说,反手把满头大白毛呼噜成一坨稻草。
他也想暴击啊!神乐这丫头给他搭配的御魂纯攻击半点暴击没有,靠着先天的10暴击概率他拿什么来捏黄字?父爱吗?
结果那天御魂回去,神乐把自个儿在小房间里头闷了半晌,捏着她的小荷包抖落抖落,咬着牙捏出了半个月的饭钱奔着商店去了。
八成买符咒礼包为下一次抽大天狗做准备吧。茨木童子大呲呲的叉着腿一副村头卖瓜的老大爷模样顿在樱花树底下,任由家里头萤草啊蝴蝶精啊一群小姑娘在背后拿他的白毛辫小辫子。
他还没长大,寮里头顶梁的是姑获鸟。这些小丫头片子们跟着他一起被姑获鸟拉扯着刷图,一点都不怕他。
都知道茨木童子长大了是一顶一的大妖,但是架不住他脾气好啊。对着小丫头们一点火气都撒不出来,山兔那个鬼精鬼精的小祖宗三下两下摸透了他的秉性,呼啦一下子全寮的丫头都跟着凑过来了。
“你别生气啊,阿妈想要大天狗也不全是因为他多好,是因为姑姑身上就有成型的针女,大天狗可以直接接下姑姑的御魂继续用。”
“是呀,你看阿妈现在都不刷针女了,她攒着体力要等破势呢,阿妈一定是想好好养你的呀。”
茨木童子撑着脑袋不吭声。
好好养?别了吧。神乐到底对他如何谁看不出来,对姑获鸟比对他上心的多。
正这么想着,神乐从商店回来了。扬手一个布包砸在茨木脑门上头,哐啷一下子,可疼。
茨木童子捂着脑袋还没缓过神,神乐已经摔上门进屋了。
“啊,是新衣服!”萤草帮茨木抖开布包,惊讶了:“我记得阿妈刚把皮肤券花完啊,那个可难攒了,阿妈还不到三十级,斗技场根本拿不到有皮肤券的那个分数……”
“商店里也有皮肤券礼包吧。”蝴蝶精托着腮:“要立时就能拿到的那一个是最不划算的,阿妈不是还嘲笑过谁买谁傻子……”
茨木童子抖开崭新的铠甲,不吭声。
“你去换上看看吧!一定很好看!我和蝴蝶帮你染头发呀!”
“对啊去换上吧!阿妈肯定也想看见你立刻穿上的样子!”

结果当天中午,神乐就拉着穿新衣服的茨木童子跑到斗技场去了。
一连三场,对面一瞅见这头站着个威风凛凛的红毛茨木,给唬的不战而退。
“哈!哈!哈!”神乐叉着腰大笑三声:“傻了吧!怕了吧!告诉你们个秘密我家茨木宝宝压根没长大!”
茨木童子:“……”
不嫌丢人啊,她。

【3】
从某一天开始神乐变得疯疯癫癫神逼叨叨的了。已经五星满级戴上金光闪闪的暴击套装能和姑获鸟一起扛起全家的茨木童子知道,八成是又有什么关于大天狗的幺蛾子发生。
“茨宝啊,你给我拐一只狗回来成不?拐回来给你当媳妇儿也好啊!”
茨木抓抓头发,不吭声儿。
“你看,你看他多好看啊,以前我还能自我安慰他觉醒和皮肤都丑,结果现在他面具能摘了啊,我也想让他摘给我看啊!”神乐抱着平安周报上头那张像素极低的大天狗玉照,在院子里头溜儿溜儿的转:“狗狗啊,你咋就不回家呢嘛?家里有茨木有雪女有青行灯的,你咋就不回来呢嘛!”
茨木又抓抓头发,出去了。

等神乐从癫狂里头回了神,屋里屋外找自家傻大个准备拉出去遛弯儿打章鱼未果,急了。
咋了啊!我家茨宝这是吃醋了还是生气了咋滴啊!他那么大一只又不认识路跑丢了咋整啊!哎哟我以后不搁他面前叨叨大天狗了,我家茨宝再缺心眼那也是我家的宝啊!
正忏悔呢,茨木半手全脚的回来了,一手里还拎着一袋子叮咣作响的勾玉。远远瞅着神乐在院子里转圈儿,他还有点乐呵:咋啊,小半天儿了这羊癫疯还(四声)没抽抽完?
结果神乐一眼瞅见他,哇的一声就扑过来了。茨木童子猝不及防扔了手里的勾玉袋子,一把把自家这丫头捞起来,吓出满头汗:“祖宗呦你看清了再扑啊!我这满身铠甲连钩带刺的,戳着你硌着你咋整?”
神乐抽抽搭搭把茨木的大脑袋一搂,说啥都不撒手:“我还以为你离家出走不要我了呜哇——”
茨木愣了一下子,眼睛里头软化出点暖融融的光。他拿大爪子拔拉拔拉神乐的发顶,生给一漂亮小姑娘揉成了鸡窝才罢手:“一天到晚闲出病了都想些啥啊,封魔时刚过我进城里头领悬赏任务去了,去的早才能抢上好的,你个丫头从来不操心,还不得我做完再回来?”
神乐哼哼唧唧赖在他身上,茨木挂着这么个颈部挂件把那一兜勾玉倒进仓库的钱匣子,这才腾出了手把神乐拎下去:“对了我还给你弄来个东西——”
“啥啊,好吃的吗?”神乐揉揉通红的眼窝有点不好意思,结果就看见这傻大个从自己胸甲里头摸出个小布袋,打开一抖,一片黑色的羽毛抖下来落在神乐的手心里头,墨色透着蓝,边缘鎏着金,妖力充沛,神乐闻着味都知道这是啥。
“悬赏给的,我琢磨着我没那本事给你拐来一整只大天狗,不过他的羽毛我倒还能弄到一些。”茨木童子呼噜了一下自个儿的头发:“我听说,这玩意儿攒多了,你就能顺着逮住一只……你又哭啥啊丫头?”
神乐捧着那片羽毛,眼泪噼里啪啦的掉:“茨宝啊,我不要狗了,我就养你,把你养的金光灿灿的谁都不怕,我们去把那些以前欺负过我们的都打回来,好不?”
茨木呆了一下:“啊?咋又不要了?我觉着家里有个大天狗也挺好的啊,我跟他谁先手打架都方便,再碰见椒图也不至于那么憋屈……”
神乐噎住,也不哭了,转身把狗毛收好了,蹦起来就打茨木的膝盖:“你就是个傻得!傻得!你咋这么大的心眼儿啊!你哪天让我卖了咋办!”

【4】
神乐开始收集大天狗的羽毛了。
平安京里兴起了一股给式神起名字的风气,茨木童子听说别人家的茨木被改了各种各样奇怪的名儿,什么茨苗儿,什么茨球儿,什么吞吞老婆……他听着都哆嗦,生怕自家丫头哪根筋儿不对就要给自个儿也改个难以言喻的爱称。
“茨宝你别动啊,让我再剪点头发。”神乐拽着他的发尾让他蹲下,小剪子咔嚓咔嚓剪下一团一团的白发,揉吧揉吧搓成个白毛球。茨木童子任她嚯嚯,那白毛球大概就和大天狗的羽毛差不多,神乐拿这东西出去和别人换羽毛,数不清第几回了都。
“好啦,只能剪十次,多了没用。”神乐心满意足抱起一堆白毛球,撒丫子就准备跑。
“等会儿。”茨木叫住她:“你……不准备给我改名儿吧?”
神乐愣了一下。
“啊,那个啊。”她眨巴眨巴眼睛:“我想改来着,但是就觉得改啥都不对,你就是茨木童子,茨木这名字多好啊,别的叫啥都不好听。”
茨木笑了笑,摆摆手让她跑了。

又过了一阵子,神乐终于磕磕绊绊能去打四星的鬼王麒麟了。她交际少,打鬼王老是一个人去,势单力薄回回都打的无比艰难。茨木童子再强也只能护着她一个回合,四轮下来式神都只上一回,只有神乐自己从头到尾都在战斗,每次打完鬼王回来,神乐累的指头都在抖。
“丫头啊。”茨木童子和姑获鸟合计过一次,把神乐拎起来放自己肩膀上头:“你找个队友吧。”

第二天,神乐就拉来了队友晴明。
茨木童子打量那阴阳师,感觉还算看得过去,收回目光准备清点自家寮到齐没。结果就这么眼睛一斜,他看见晴明背后站着个白衣的少年,背后一双黑色羽翼随着呼吸有节奏的翕动。
呦,大天狗。

这还真不是他头回见着大天狗,平日里头出门刷御魂打章鱼总能碰见那么一两个,只不过茨木童子速战速决习惯了,和别人组队向来目不斜视。头回这么近距离打量大天狗,确实是头一回。
确实挺好看的,难怪神乐掏心掏肺惦记着。茨木这么想着,回眸瞅了神乐一眼,果不其然神乐就那么直愣愣盯着晴明家的大天狗瞅,那眼神赤裸裸的,都快烧起来了。
到底捱不住一大一小这么盯,晴明家的大天狗看过来,瞪了茨木一眼。
【你瞅啥。】看那小眼神,分明是这么说(茨木视角)。
按套路这时候他是该回复一个瞅你咋地的,可茨木眼睛斜了斜,看清了晴明看过来的眼神,表情突然就带上了三分玩味。
无他,晴明看自己的眼神,可能比自个儿和神乐加起来的还要吓人。他就说神乐上哪儿找的队友,合着就是最近和她换毛球的那个。
那头大天狗显然也留意到了自家主子的失态,脸一黑,别开眼睛就不搭理了。

事后神乐和茨木念叨,说那个晴明的命运和她自个儿八分像,神乐一心求狗,晴明做梦都想要个茨木。偏生就是要啥不来啥,神乐都快放弃要个狗了,晴明却越发的偏执,大有不抽到茨木誓不罢休的势头——两个苦命人一拍即合,交换碎片,组队麒麟,共同建设茨狗双全的美好未来……
茨木越听越不对劲:“你等会儿?他不会也老想着让他家那个大天狗嫁给一个还没出生的我的同类……”
神乐给他逗乐了:“想啥呢,晴明是个男的!”

说来也是孽缘,在相识之初,神乐当晴明是个姑娘,晴明敬神乐是条汉子。就在这种“我当你是我闺蜜你当我是你兄弟”的诡异氛围之中两人终于为了碎片交易见了面……鸡飞狗跳自不必说。

在组队麒麟一个多月后,有那么一天,神乐把茨木的名字改了。
她的眼睛亮晶晶的,有一种最初的那个透明的梦想即将实现的,没有杂质的喜悦。
“等狗回家”。
茨木童子盘腿坐在樱花树下头,摸摸脑袋上四个字,想象那个白衣的少年大妖到来的样子。
他该是高傲的,单纯的,执拗的。他会对神乐忠心耿耿,会对寮里头的小丫头们和颜悦色,会穿上仓库里头等了他太久太久都已经落满灰尘的针女套装,和自己一起并肩上战场。
从此生死与共,将后背相互托付,为了神乐和平安而战,这个阴阳寮小小的一片天空,他要和他一起来担。
神乐这丫头,应该是在这四个字里头下了禁术,融了符文吧。他想。他居然真的开始期待起来,期待着这么一个同伴宿命般的降临。
等你回家。
茨木童子霍然起身。
仓库里的御魂该好好擦亮,还有那些储备粮,怕是不够大天狗吃的……他得做好准备。

【5】
大天狗来到这个寮是在凌晨。
他在召唤的光柱中飘然降落,面孔清秀,苍蓝眼眸澄澈又坚定。
他说:“参上,吾乃大天狗。”
神乐瞅着他落下来,眼圈刷的就红了,只顾着捂嘴不哭出声。站在神乐身后的茨木童子拍了拍自家丫头的肩膀,迎上大天狗的视线,勾唇一笑。
“久仰。”他说:“吾名茨木童子,是你的……”
他的声音在这里顿住。
是你的谁?
茨木童子是大天狗的谁?

他从出生那一刻就活在大天狗的阴影里,神乐最初的期待和爱都不是给他的,不是迟钝不在意,只是他生性惫懒,又活的粗枝大叶疏于计较,才不至于对素昧平生的大天狗心生忌恨。
何况神乐并不是捂不热的石头,一路走来风风雨雨,从他一露面就能把斗技场上半数对手吓得不战而退,到现在纵览整个平安京能克制茨木的小妖小怪数不胜数,铁打的规则流水的套路,平安京竞技之王的宝座轮番换着人上,属于茨木童子的时代早已被埋没在尘封的过往之中,神乐却从未弃了他不用。
神乐抱着他说,我们不去斗技了,那儿太脏。我不想随大流一茬一茬的养,我就养你,他们都说你不好,是他们不懂你的好。
瞧,他家的小丫头,有这么依赖他。哪怕在斗技场里他几乎沦落的十斗九输,在这个小小的阴阳寮里,他还是那根恒定不变的顶梁柱。
让他怎么能不对这个丫头上心?让他怎么能忽略了神乐心中最初的憧憬?
于是他在某一天做了这个决定,他要给这个阴阳寮,添一只大天狗。
于是有了眼前的这个人。
面前这个白衣的少年,是他亲手一点一点拼凑起来的。他打遍悬赏带回他最初的消息,他剪下头发换取他更多的讯息,在等他回家的这一百多个日夜里,茨木童子的心情其实并不比神乐平稳到哪里去。
他熟悉这个少年的一点一滴,他的一点一滴都是经他的手理顺,归入尚未成型的魂魄里。
期待?还是紧张?
他只知道大天狗会是一个强大的战友,可大天狗的形象像是隔着水幕的一个摇晃的影儿,他看着他,伸出手去一遍一遍描摹,也无法感受到那轮廓的鲜活。
现在大天狗真的来了,他的眼睛明亮又湿润,呼吸温热,翅膀翕动的声音轻的像是雪落在开满繁花的枝头。

你一定不知道……我等你回家,等了好久好久。
我会是你的兄长,你的导师,你的前辈,你的战友。我会教你怎么战斗,怎么挑选合适的御魂,怎么看透敌人的破绽,乃至于怎么撑起这个阴阳寮。
我会把我的一切都和你分享,从我的世界中剥离出完整的一半,作为你道路的起点,或是尽头。
我在之前见过许许多多的大天狗,你在之后也将见到数不胜数的茨木。但我相信,就如同此刻烙印于我心这般深刻的,你会明白我们在彼此眼中的特殊。
刚刚好……那么多个茨木和大天狗之中,我遇见了你。
唯一的,独一无二的,即使在多如繁星瀚如烟海的相同面孔中依然能够一眼找到的,那种特殊。
这样的关系,该怎么描述?

茨木童子唇角的笑容慢慢融开。
“吾名茨木童子。”他说:“是你的伴侣。”

【6】
“哈?”大天狗说:“初次见面就胡言乱语,你莫不是失心疯闯进来的恶鬼罢?”
语毕一记风袭照着脸糊。

啊,卧槽。
茨木捂着被扇了的脸,心里头那点搜肠刮肚挤出来的柔情,顷刻就给糊去了八岐大蛇肚子里。
妈卖批个小逼崽子给你厉害坏了?费这么大功夫把你拼起来就是为了让你找我不痛快的吗?不让你见识见识寮里一哥的尊严你都不知道茨木童子四个字怎么写!
果然之前他期待的都是错觉,大妖什么的,还是用地狱之手来疼爱比较合适。

【7】
因为刚好遇见你。

所以日你妈卖批,狗东西。

-End-

就喜欢这种猫

一颗赛艇:

二丫家日常其一·想吃鱼的猫

依然是简陋的简笔画风,警告写在条漫开头了!希望大家都看一看,接受不了的还是不要看了吧23333

想法来自委派任务“想吃鱼的猫”!因为我家是养鱼的所以肯定不会让猫把我的鱼吃掉于是猫咪就自己翻墙来摸鱼吃了!最后一格大天猫的梗来自阿景太太的文⁄(⁄ ⁄•⁄ω⁄•⁄ ⁄)⁄已经征得同意啦!

总之是个非常无聊的小故事,画的时候也不断质疑我画这个的意义是什么……不过这的确是我这个条漫系列的开头啦!后面还有很多无聊的小日常!

因为我觉得金鱼的性格和狗狗比较像,都很中二很能折腾!所以二丫肯定特别喜欢狗狗!不过二丫对凶凶的荒川肯定还是各种不服的!所以玩一家三口设定的话二丫肯定愿意跟狗狗叫阿爸但是对荒川还是傲娇地喊他傻大个23333